user63341116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gujingmeizi.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带您一起学习中国少数民族的饮酒文化《古井贡酒商城》

2017-02-08 09:02: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41 次 | 评论 0 条

蒙古族马奶酒

蒙古族传统的酿酒原料是马奶,故得名马奶酒。马奶酒的酿制历史悠久,传至今日,仍盛行于蒙古牧区。在夏季的内蒙草原上,凡是有牧民的地方,就有马奶酒飘香;只要有节目活动或亲友聚会,就会有马奶酒宴和敬酒歌舞。蒙古族家中来客后,不分主客,谁的辈分最高,谁坐在上座主席位置上。旧时蒙古族民间在结交推心置腹的朋友时,双方要共饮“结盟杯”酒,杯乃饰有彩绸的牛角嵌银杯,非常精美,交臂把盏,一饮而尽,永结友好。

藏族青裸酒

青裸酒是藏族人民普遍喜爱的传统饮料,传说青裸酒的酿制技术是唐文成公主传授的。到藏族家做客,讲究“三口一杯”,即客人接过酒杯(碗)后,先喝一点,主人斟满,再喝一点,主人又斟满,至第三口时干杯。若客人确实不能饮酒,可按藏族习惯以右手无名指蘸酒向右上方弹洒三次,表示敬天地神灵、父母长辈和兄弟朋友。主人再不勉强,并会表示欢迎。一般喝完三口一杯之后,客人便可随意饮用,客人起身告辞时,最后得干一杯方合礼节。

彝族转转酒

中国西南地区的彝族有着神秘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是个崇尚"酒”的民族。

“转转酒”是彝族人特有的饮酒习俗,所谓“转转酒”,就是饮酒时不分场合、地点,也无宾客之分,大家皆席地而坐,主人先给人座的宾朋每人斟半碗酒,传递给左边的人,每位接酒的客人只能用右手接,然后传给席中年纪最大的人先喝,以示敬老。紧接着按顺序每人都喝一口酒,直至饮尽这头碗酒。这样,一碗喝完,再斟一碗,一轮结束,又起一轮,一醉方休。

彝族姑娘酒

逢年节,彝族妇女抱一坛酒,插上几支竹管或麦杆,在家门外路边奉劝往来行人用吸管饮酒贺年。逢火把节,年轻的彝族姑娘们会抬着新酿的玉米酒,带着漂亮精致的酒具,到节日中人们必经的要道上布下长龙似的酒阵,敬给来参加节日活动的长辈、朋友、亲戚或是情人,叫作“姑娘酒”。

怒族同心酒

酒是怒族人民日常生活的饮料,更是他们待客的必需品,贵客光临,必以酒相待。他们的饮酒方式一般是边饮边聊。在比较欢快热闹的场合,不论男女老少,如果将某人视为知已时,便要与他喝“同心酒”,即两人腮贴腮,嘴挨嘴,一手搂肩,一手同端酒碗,仰面同饮 ,一饮而尽。置身于这种情深意浓的场景,即使是平日滴酒不沾的人,也难以推脱。因为只有喝了这同心酒,你才能算是怒家人的真正朋友。

满族酒宴

女真人是满族人的祖先,每天一项日常事务就是喝酒,每喝必劝,尽醉而归。景祖乌古酒时,女真人酗酒成风,他们喝酒的办法豪放到不用杯子,而共用一只酒桶,大家依次舀酒痛饮,历史上女真皇帝和满洲皇帝都曾下旨严禁酗酒。而东北满族的待客礼仪向来十分周到,旧时客人进餐,都由族中长辈陪同,晚辈不能同席,年轻媳妇手脚麻利,要在一旁侍候。进餐时,由主人给客人斟第一杯酒,喝酒用小蛊,没有碰杯干杯的习惯,古代用大碗喝酒的遗风荡然无存。

汉族——古井贡酒“举一反三”

关于汉族的饮酒文化,我想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了,今天我就给大家介绍一种极富特色的饮酒文化——举一反三。

举一反三的饮酒文化源自于安徽亳(bó)州,亳州人自古好客,有朋自远方来,亳州人总是以古井贡酒相待, 亳州人劝酒招待客人时,主人拿出一套酒杯,上面是一个哑铃形状的杯子,下面有个井台形状的底托。这是古井一款名为“举一反三”的酒具套装。虽是一套简单的酒具,却彰显着深厚的文化内涵。首先,它的名称“举一反三”其有两重寓意。一是来自孔子的《论语·述而》: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二是来自老子的《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举一反三”酒具的设计正好契合朴素而又高深的中国哲学,让席间的推杯换盏变得高雅而有情调。

再看它的器型,在外形上主要综合了古代酒器“尊”和“觚(gu)”的造型。敬酒时,主人会斟满小杯,细品浅尝。第二杯,将上面的小杯翻过来,改用下面大杯斟满,饮酒渐入佳境。第三杯,就是下面的托盘,也就是酒盏子,往往喝过三杯后,彼此之间就会变成推心置腹的知己。喝过之后,把酒杯倒过来直接倾于头顶,又称“鸿运当头”,以检验是否喝完。这也是这套酒具最为独特的地方,让人在饮酒的过程中由浅入深,慢慢体会人生的境界。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带您一起学习中国少数民族的饮酒…      下一篇 >> 辣椒的辣和白酒的辣一样吗《古井…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玫子

90年代以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安徽亳州蒙城发现了国内目前保存最为完整、规模最大的原始社会聚落遗存,被史学界称为“中国原始第一村”.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